北京市社会工作站建设进展报告

发表时间:2023-12-13 10:53

北京市社会工作站建设进展报告

摘要:社会工作站建设是当前中国基层社会治理中的重要任务之一。北京市重视基层治理现代化水平的提高,北京市16区各街道(乡镇)、社区(村)的社会工作站建设经过两年多的发展已初见成效,制度化体...展开

如何实现基层社区治理的稳定有效,如何确保社区居民服务需求的精准定位,是社区治理中亟须解决的难题。2019年10月,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要坚持和完善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制度,保持社会稳定、维护国家安全。要构建基层社会治理新格局,完善群众参与基层社会治理的制度化渠道,健全党组织领导的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城乡基层治理体系,健全社区管理和服务机制,推行网格化管理和服务,发挥群团组织、社会组织作用,发挥行业协会商会自律功能,实现政府治理和社会调节、居民自治良性互动,夯实基层社会治理基础。要加快推进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推动社会治理和服务重心向基层下移,把更多资源下沉到基层,更好提供精准化、精细化服务。党的二十大报告进一步提出,要完善社会治理体系,健全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制度,提升社会治理效能。发展壮大群防群治力量,建设人人有责、人人尽责、人人享有的社会治理共同体。当前,街道(乡镇)社会工作站(以下简称社工站)建设成为基层社会治理中的重点工作之一。

一 全国社工站建设的情况回顾

就全国情况来说,街道(乡镇)社工站建设实践比较早、经验比较丰富的主要是广东、湖南、浙江等地。作为社工站建设的先行者,广东与湖南两省的实践受到的关注最多。2017~2020年,广东省民政厅分两批在粤东西北和珠三角407个街道(乡镇)共建成407个社工站,形成“‘双百计划’项目办—15个地市督导中心—200个镇街社工站”三级网络支持系统。按照“双百”管理办法,社工站进行双重管理,站点活动场所、办公条件、与社工签订劳动合同等行政事务归街道(乡镇)政府负责,社工站站长一般由街道(乡镇)领导兼任;社工站的专业发展、人才队伍建设等则由“双百”项目办及地市协同督导中心统一运作,每个社工站配备专(兼)职督导,负责跟进日常工作并陪伴一线社工成长。[1]社工统一招聘、统一薪酬、统一培训、统一管理、统一督导和统一监测,被称为“直聘模式”。“双百计划”社工站本着社区为本的理念和整合社会工作的策略,坚持驻村入户,与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期望通过长期的同行过程,激活社区内生力量,并借助本土文化的力量,再造社区(村)自助、互助、共助的自治体系。[2]

湖南省从2018年5月启动“禾计划”。“禾计划”聚焦民政主责主业,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在街道(乡镇)设站点、建社工队伍,用专业方法提升基层民政经办能力,整合搭建基层公共服务平台。[3]“禾计划”初心是打通社会工作和民政服务“最后一米”,提升湖南省基层民政工作水平,在“禾计划”建设过程中,经历了街道(乡镇)社工站“先有后好”的发展路径。在启动街道(乡镇)社工站建设过程中,湖南省根据不同地区基层民政力量的强弱情况探索出街道(乡镇)社工站建设参与基层社会治理的三重路径,即“内嵌式”参与路径、“下沉式”参与路径和“桥接式”参与路径。[4]“内嵌式”参与路径是针对广大农村地区基层民政力量薄弱又要应付日益繁杂民政事务的实际情况,街道(乡镇)社工站深度嵌入基层民政的管理与服务体系之中,作为基层政府内部的补充力量而参与基层社会治理。“下沉式”参与路径主要在经济相对发达的城市,这里基层政府力量配备比较充足,原有的民政管理服务体系也相对比较成熟,街道(乡镇)社工站建设一般不需要协助经办民政或行政事务,可以从街道(乡镇)往下直接介入社区开展服务和治理。“桥接式”参与路径主要在经济与社会比较发达的城区,这里基层民政力量比较充足,同时辖区内已经有了覆盖较广的社会组织等服务主体,有对基层社会力量进行管理、支持与整合的需求,也需要社会组织与基层政府进行沟通和协同治理,于是这些地区的街道(乡镇)社工站就成为基层政府与民众、社会组织之间官民沟通、政社互动的桥梁纽带。

2020年10月17日,民政部在湖南省长沙市召开了加强街道(乡镇)社会工作人才队伍建设推进会,总结推广粤湘等地街道(乡镇)社会工作人才队伍建设经验。会上时任民政部党组书记李纪恒部长“回顾了我国社会工作人才队伍建设取得的成果,肯定了各地近年来探索加强街道(乡镇)社会工作人才队伍建设,强化基层民政工作人才支撑和专业支撑,破解长期制约民政事业发展的基层力量薄弱这一难题的做法”,并指出:力争“十四五”末,实现街道(乡镇)都有社工站,社区(村)都有社会工作者提供服务。[5]民政部明确提出“十四五”末街道(乡镇)都有社工站、社区(村)都有社会工作者提供服务的“两有”目标。民政部门文件下达后,社工站建设在全国推开,各地纷纷出台社工站建设政策文本,为社工站建设提供依据、指明方向。

二 北京市社工站建设总体情况

2021年5月,北京市委社会工委市民政局印发《北京市街道(乡镇)社会工作服务中心试点建设实施方案》(以下简称《试点方案》),指导全市社工站试点建设工作。2022年1月,《北京市加强基层社会工作服务体系和服务能力建设的实施方案》(以下简称《实施方案》)发布实施,用于指导北京市基层社会工作服务体系和能力建设。2023年2月,北京市委社会工委市民政局发布《关于统筹社会建设和民政领域基层服务站点的工作方案》(以下简称《统筹方案》)和《北京市加强基层社会工作服务体系建设指导细则》(以下简称《指导细则》),用于指导北京市基层社会工作服务体系建设。目前已经出台的与北京市社工站建设相关的文件如表1所示。



表1 北京市社工站建设相关文件
时间文件名称发文主体
2021年5月《北京市街道(乡镇)社会工作服务中心试点建设实施方案》北京市委社会工委市民政局
2021年1月《北京市加强基层社会工作服务体系和服务能力建设的实施方案》北京市委社会工委市民政局、市委农工委市农村农业局、市财政局
2022年5月《北京市社区社会工作服务目录》北京市社会建设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
2022年6月《北京市政府购买社会工作服务预算管理实施细则》北京市委社会工委市民政局、市财政局
2023年2月《北京市加强基层社会工作服务体系建设指导细则》北京市委社会工委市民政局
2023年2月《关于统筹社会建设和民政领域基层服务站点的工作方案》北京市委社会工委市民政局
2023年5月《首都社会工作专业人才队伍建设行动计划(2023年—2025年)》北京市委社会工委市民政局、市人才局、市委农工委市农村农业局、市教委、市财政局、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市卫健委

表1 北京市社工站建设相关文件


全市按照一体建设的思路,扎实推进区—街道(乡镇)—社区(村)三级社会工作服务体系建设。街道(乡镇)在开展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建设的同时,同步在辖区30%的社区、20%的村设置社区(村)社会工作服务站。截至2023年5月底,全市共建成1076个社会工作服务平台。其中:区级社会工作指导中心16个,实现区级中心全覆盖;街道(乡镇)社会工作服务中心225个,街乡覆盖率达到65.6%,设置社区(村)社会工作服务站835个。北京市社会工作服务平台建设情况详见表2。



表2 北京市社会工作服务平台建设情况
单位:个,%
序号行政区区级社会工作指导中心街道(乡镇)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社区(村)社会工作服务站各级社会工作服务平台建设总数街乡覆盖率
1东城111243664.7
2西城111748673.3
3朝阳12816319265.1
4海淀113304450.0
5丰台15283455.6
6石景山1294777100.0
7门头沟17425053.8
8房山114779250.0
9通州111243650.0
10顺义114516656.0
11昌平111263850.0
12大兴11611913672.7
13平谷111203268.8
14怀柔118019100.0
15密云110273850.0
16延庆1168310088.9
合计16225835107665.6
| Excel下载


表2 北京市社会工作服务平台建设情况


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北京市16区社工站建设存在一定差异,建设进展比较好的石景山和怀柔两区已经完成“十四五”期间街乡覆盖率100%的任务,16区社工站的城乡覆盖率均已达到50%及以上。

三 北京市社工站建设中的经验总结

从现有建设实践与成效看,北京社工站建设具有明显的服务体系建设先行的特点。两年来的政策文本从《试点方案》《实施方案》到《统筹方案》《指导细则》,区、街道(乡镇)、社区(村)三级社会工作服务平台——社工站建设的职责任务等清晰了然:“以推动区、街道(乡镇)、社区(村)三级社会工作服务平台建设为抓手,通过对本市社会建设和民政领域基层服务站点进行统筹,实现相关工作在基层的站点聚合、资金整合、服务融合,不断提升基层民政服务能力和水平。”《指导细则》按照《统筹方案》要求,进一步明确并细化了对基层社会工作服务体系建设工作的指导和规范,对职责任务、管理运用、人员配备、资金管理、工作督导等方面都做了细致规定。

社工站运营外包是当前北京市社工站的主要形式,社会服务机构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延伸拓展而进入基层服务体系成为社工站运营的服务主体。这既依赖制度设计的配套落实,也得益于行政体系的高效运行。相关经验可以总结为以下几点。

第一,北京市委社会工委市民政局和各区社会工委民政部门都高度重视社工站建设工作,有专门的领导小组负责社工站建设工作。通过党建引领和顶层设计,各区、街道办等通过积极挖掘、培育并整合地方社会工作资源,畅通信息沟通渠道等方式,吸引社会服务机构入驻,以政府购买服务为支撑,通过制度化、规范化等要求有序推进社工站建设。

第二,社会服务机构作为社工站建设的承接主体,承接单位积极将甲方的需求与机构的专业特长相结合,在努力推动社工站建设和社会工作服务制度体系建设中通过切实的行动履行机构职能。社工站建设的质量和服务成效往往与社会服务机构的资质及能力成正比。

第三,基层治理与居民服务的双重需求是社工站建设得以顺利推进的两大助力。缺少其中任何一方,都可能出现机构虚置或悬浮的情况,而两者的补益关系在增强居民获得感的同时也提升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平。

在北京社工站建设的过程中,也涌现出一些值得一提的基层经验。

第一,大兴区目前社工站建设覆盖率尽管只有72.7%,但“打造镇街综合型社工服务平台”已成为其突出特色。镇街通过积极整合内外资源,发挥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平台功能,打造统筹建设、整合资源的集散平台,建立起全方位的社会支持网络,为提供高品质社会服务注入更多力量,为社会工作服务开展奠定良好基础。在总结魏善庄镇、榆垡镇等社工站建设经验的基础上,“一站双工,带教培养”工作与人才培养模式、“区级督导+中心督导”的双督导体制、“中心指导,站点辐射”的大兴区本体社会工作专业服务民生格局已经在形成中。

第二,石景山区社工站建设中优先选择社区基础比较好的鲁谷和金顶街道作为试点,坚持“以点带面、点面结合”的有序发展推动区—街—社区三级服务体系建设,依托原有的社区组织基础,整合资源做好“社区心理服务站+”工作;推动社工专业队伍建设,利用“区级督导+中心督导”的双督导体制注重服务过程中的质量与成效评估;坚持“需求导向、问题导向”,通过“社工机构+优才团队”协作打造社区服务项目品牌。通过创新服务形式等,“花甲遇耄耋”、信号灯为老服务、“金小度”、“孙浩工作室”、“红色军心”志愿者团队等品牌服务项目已经获得很好的口碑。目前石景山区社工站建设覆盖率已达100%,提前实现“十四五”时期全面覆盖的目标。

四 关于完善北京市社工站建设的思考与建议

北京市当前已建成的社工站,属于“内嵌式”以及“内嵌式”与“下沉式”混合型的比较多。三级服务体系建设有序推进,三级站点建设不断推进,但服务站点覆盖从“有形”向“有效”的转化还需努力改进。

1.对标政府文件的政策取向进行反思

民政部明确提出“十四五”末街道(乡镇)都有社工站、社区(村)都有社会工作者提供服务的“两有”目标。社工站建设的政策目标包括:构建区—街道(乡镇)—社区(村)三级社会工作服务体系,发展壮大一支专业化、职业化的社区社会工作者队伍,带动实施一批满足群众需求的特色项目,促进社会工作专业人才与社区、社会组织、社区志愿者、社会慈善资源协作联动(五社联动)以进一步提升基层社会工作服务质量和基层治理现代化水平。当前,“多站并行”的三级基层站点情况如表3所示。社工站统计录入的格式与基本内容如表4所示。



表3 “多站并行”的三级基层站点情况
层级站点名称
区级社会工作指导中心、社会组织发展服务中心、社会心理服务指导中心
街道(乡镇)社会工作服务中心、未成年人保护工作站、社会组织培育孵化中心、慈善工作站、困难群众救助服务所、社会心理服务中心、社会捐助接受工作点
社区(村)社会工作服务站、社区书记工作室、志愿服务站点、社会心理服务站、社会捐助接受工作点
| Excel下载


表3 “多站并行”的三级基层站点情况




表4 社工站统计录入的格式与基本内容
一、体系建设情况1.已建成中心、站数量(个)
街道
乡镇
社区
除区级外,以上中心、站是否录入全国社会工作信息管理系统
2.中心、站内社会工作专业人才配备数量(人)
街道
乡镇
社区
3.以上社会工作专业人才总数(人)
4.其中,持证人员总数(人)
5.其中,吸纳毕业生总数(人)
6.社会工作专业人才平均薪资(元)(区级、街乡)

表4 社工站统计录入的格式与基本内容


2.基于基层居民的需求进行反思

现有社工站的重点服务人群和受益群体涵盖困境儿童、留守空巢老人、残疾人等需要特别给予关注和帮扶的群体,“专业+社区工作者”的服务模式、“社会工作者+志愿者”的联动模式等在满足居民需求方面做出的积极努力已取得一定成效,但服务体系建设先行条件下服务能力建设仍有待加强。毕竟居民需求是多元而且差异化的,“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是精准服务精细管理的要件,但人员不足与专业团队及专业人才缺乏是不容忽视的现实,它在三级体系第三级社工站点中的“薄弱”更为突出。如何让社工站“下沉”并发挥好“桥接”功能,关系“推动落实民生保障政策,畅通服务群众‘最后一米’”,是社工站建设的关键。

根据近两年社工服务体系建设过程中的实际情况,值得注意的是:在2023年《指导细则》中规定的各级社工站的主要职责,开展直接服务更强调社区(村)一级,而对于街道(乡镇)一级社工服务中心,则强调指导和督导作用。政府通过购买服务引入社会工作机构参与“区—街道(乡镇)—社区(村)三级社会工作服务体系建设”中,社工机构只落实到街道(乡镇)一级,通过政府购买资金运营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建设,包括场地建设、制度建设、服务开展、督导作用发挥等,但对于社区(村)一级则出现主体模糊、权责不明、工作难以开展等情况。实地走访社区(村)社工站时发现:场地建设工作如标识、制度上墙等虽已完成,但由于社工机构普遍工作人员较少或一家机构承接的不止是一个街道(乡镇)建设等现实情况,各站点常驻社工难以落实。针对如何完善,提出如下建议。

首先,持续加强社会工作人才队伍建设,人才是关键。要通过提高待遇、畅通晋升通道等途径,吸引人留住人培养人。要在统筹考虑社会发展总体环境的大背景下,推动社会工作的人才配备与适用,特别要注重“专业社工+社区工作者”服务模式的科学化与本土化,让他们在统筹辖区社会工作资源的过程中共同开展社会工作服务。王思斌提出:“乡镇社工站建设,专业化是方向和原则,本地化是基础和载体。”[6]这是一个需要贯彻落实的价值引领,是一个需要通过实践总结经验,在未来加以完善的制度设计。

其次,兼顾社会发展的阶段性与全局性,进一步理顺社工站运行机制。现代社会就是充满着风险与不确定性的社会,无法谋求在预期的确定性和理想的稳定性中完成阶段性和全局性的任务。当前基层服务中对于风险评估总体上是缺少的,有些专业服务预案、方案等的程式化痕迹也比较明显,特别是缺少创新性、淡化本土适用性的倾向更值得反思和警惕。“食洋不化”的专业化服务,即使通过推广而发展起来,也是不适合中国特色基层社会治理现代化实践的。

街道(乡镇)政府是党和国家政策得以具体落实和实施的重要一环,它上承党政决策,下连人民群众,在基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中肩负着主导责任。街道(乡镇)社工站建设以及社会工作队伍是关系“推动落实民生保障政策,畅通服务群众‘最后一米’”成效的关键,必须持续关注其进展并为提升其效能助力。



联系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西罗园一区社区警务站      
联系邮箱:535733031@qq.co.m